极岛森林
白善问道:“除了劫掠小刘村,你们还劫过哪个村?”“没了,”对方立道:“小刘村是因为在山里,人少村我们才敢的,换成别的村我们哪儿敢呀。”白善问,“那人呢?”对方沉默了一下后道“有几个。”“何时何地,抢的何人?”对方就说了两个人,说到第二个人时人群里有些骚,一人忍不住喊道:“大人,他说的人我认识,我表弟,他是货郎,今年二月出去卖西,然后就再没回来了。”白善脸色一沉,一拍惊堂木问堂下的人,“你们抢了货郎,那货郎人呢?”“死了,不过不我们杀的,他是自己摔死的,”对方道:“们只抢钱的,结果他没给完,竟然敢私藏,见我要搜出来了,他自己转身跑了,我们追到了坡边,自己没跑稳从坡上摔了下去,撞到石头死,可不关我们的事。”白善气得手都发颤了,一拍堂木道:“大胆!若不是你们抢劫追逐,他会摔死吗?这不与你们相干?”怒完发觉这样不好,只好又收敛了怒色,尽量平和的问:“当时跟着你抢劫的人都有谁?”对方报三个名字,都是他们村的,他们平
港台综艺推荐